凯时k66app-App Store

酒店养老火了!有钱也不买房「租」酒店到底有多爽?

  酒店养老火了!有钱也不买房「租」酒店到底有多爽?早上从 200cm*220cm 的大床上醒来,拉开窗帘,绿意葱茏的山景像一幅被框住的油画,阳光洒进房间,随意一瞥,嗯,楼下的泳池今天也泛着 babyblue。

  坐在鹅绒压制的沙发上,打开 42 寸电视,在浴缸泡个澡,换好衣服搭电梯下楼吃自助式早餐,晚点再去楼下健身房跑跑步。

  金星曾经在《金星秀》中提到,她在国内没有房产,而是和家人住在上海锦江的总统套房里。100 万去买房买不到最贵最好的地段,但租酒店就能随时享受五星级酒店的服务。

  迪丽热巴从 18 岁出道拍戏开始,也一直住在酒店,有 9 年酒店生活经验的她说——自己还没有确定到底要留在哪里生活。

  艺术家周力和家人一起租住在深圳市中心的度假酒店,花四五年时间改造,500 平的花园住宅,处处有仙气。

  俄罗斯富豪叶明 · 阿加拉罗夫,躺着就能继承家产的那种,半个莫斯科都是他家的,也爱住酒店。

  这家巴洛克宫廷式建筑里的家具多为路易十四、十五时代风格,壁炉则是拿破仑时代的样式,每间客房都会根据客人的嗜好配制不同的香水,一幅不起眼的油画很可能都是大师遗作。

  香奈儿将自己 155 平米的套房命名为 Suite Coco Chanel,布置上钟爱的亚洲漆器屏风、巴洛克鎏金镜子,她在这里迎来送往、宴请宾客、接受采访,把这里称作自己的家。

  完备的硬件和贴心的服务让她不用为居家琐碎分心, 连门卫都能提前预判住客极细微的需求。

  对于身处塔尖的名人明星来说,与其买豪宅、名车、养一大堆管家,倒不如直接在酒店套房享受现成的星级服务。

 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, 家 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「住酒店不如住家里舒服」这样的念头也打小就被灌输。

  但随着住酒店的机会越来越多,人们会发现许多酒店不仅仅是一个落脚处,还能提供无数隐藏服务。

  酒店长租可以砍价,打前台找销售,谈连续常住,一般会比看到的市价低两三成左右,可以用降低打扫频率、物品更换频率来和酒店议价。

  每天起床下楼吃个有人做好了样式繁多还不用刷碗的早饭,一整天心情都敞亮了。

  当你住过城中村里乌漆嘛黑的握手楼,又或是离公司几十站外的偏远自建房,再碰上出入管理较严格、地理位置较便利的酒店,很难不动心。

  不用找中介,不用和房东拉扯,不用自己办宽带,不用水电费,无需自购家具、家电,适合所有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精神吉普赛人!

  当然,也省去了全屋大清洁的入住工序,并且有清洁人员专门负责打扫日常卫生,乱室佳人闻之狂喜。

  还有普通租房家里水管啥的出问题,维修时间长,找师傅也麻烦,但租酒店,这些就都包在酒店的身上。

  很多在香港读研的学生都选择住酒店,和蜗居在逼仄的劏房相比,长租酒店省心又便宜,而且大多离学校近,差不多一年多的项目,住完即走也方便。

  相恋 10 年、住在香港的 Brian 和 Cammy 在疫情后便退掉租房,搬进了酒店生活。

  60㎡的一室两厅,包电费、水费、网费,还有定期的客房服务和屋顶泳池,足不出户就能享受三面海景,每个月 3 万的租金带来了远超预期的快乐。

  不只是明星大腕和大胆尝新的年轻人喜欢住酒店,90 多岁的蔡秀琴奶奶做出的选择,也让长租酒店成为了一种新型养老方式。

  因为家里拆迁,蔡奶奶需要临时找个住处,很多房东得知她的年龄后,拒绝把房子租给她。

  于是协调之下她住进了酒店,没想到 10 天后,自己喜欢上了住酒店的生活,并且决定要在酒店里安享晚年。

  和子女住在一起,理念不同,生活习惯不同,住一起反而容易闹别扭,她不愿意;

  养老院也都看过,条件好些的都远离市区,子女探望不方便,也不能自由进出,自由惯了的她也不愿意。

  我不想租房子了,我算了一下,我能看上的房子,条件好一点的,一个月要 3000 元左右。

  我还得请人打扫卫生、做饭,一个月也要 2500 元,再加上生活费用,算下来一个月要花费六七千元,比我住酒店的费用还多呢。

  蔡奶奶在酒店每天早上四五点醒,在床上看一会儿小说,然后起床运动,做一百个俯卧撑,不得不说,体力强过年轻人。

  8 点左右到酒店吃自助早餐,杂粮、蔬菜、牛奶、鸡蛋……营养一点都不落下。平时还会炒炒股,活动一下脑袋。

  下午就在酒店附近散散步,晚饭通常会吃速食或者外卖,闲暇时间刷刷手机、看看书、和子女视频电话,偶尔也会网购,晚上十点半准时睡觉。

  蔡奶奶觉得长租在酒店养老是双赢的事情,既方便了有酒店养老需求的老人,又给当下不景气的酒店增加了收入,最重要的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都很关心她, 礼貌但不打扰 。

  比如广西北海某酒店推出的 候鸟计划 ,不止吃喝住玩,还会开设健康养生、书法绘画、文学、声乐等课程,2000 多就能在海景房住一个月;

  北京小汤山地区的某山庄也开始提供养老服务,为了满足老年人的日常需求,酒店还改造了厨房,让入住的老人可以用电磁炉做些简单饭菜。

  其实疫情前,酒店也有长租(长包)业务,但是占比普遍在 3% 左右,疫情之后上升到了约 10%。今年 5 月,我们店的长租客已经远超 10%。 北京朝阳区某酒店店长如是说。

  人们苦租房、买房久矣,无论是在一线城市漂泊的年轻人,还是耄耋之年的老人,都在寻求舒适生活和经济能力之间的平衡。

  性价比不高、不能自己做饭要吃外卖、不能养宠物、收纳空间有限、无阳台、通风不好……

  长租形式带来的稳定客源和收入,成为了很多酒店在疫情下的一次尝试;酒店推出的优惠和各色服务,也让更多人勇于去探索新的居住方式。

  但长租酒店是否长久,取决于消费者和酒店、酒店和变化着的市场行情之间的博弈。